• 186 8888 8899
  • admin@baidu.com
  • 广东省番禺区经济园科技大厦

「城市摄影」手持五摄,身处福州,见微知著。


原标题:「城市摄影」手持五摄,身处福州,见微知著。

“一片落叶掀起片片涟漪,一切往事又在脑海中重演”。

福州,一座发展中的城市,斗转星移间万象更新,十年,正是一道分水岭。

(“福州天际线” - 使用DJI Mavic 2 Pro 拍摄)

彼时,还是实体商业的时代,淘宝网仍沉浸在于ebay的竞争中,无暇将触角延伸至全国各地;彼时,从大利嘉到天丰电子城,福州的大街小巷中,意气风发的是搭载着卡尔蔡司认证5MP镜头的诺基亚N97,相对于行货而言更加廉价的水货也需八千以上,价格纵然高昂,但仍引得众人所追捧。那一年,魅族的第一款Android手机M8打入市场,销量平平;国行iPhone 3GS上市,掀起的些许波动却并未为大众所注意;从黄章身边离开的雷军率领着一帮成员组成小米的初创团队;百度贴吧中“贾君鹏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梗一时成为网络文化的焦点。这是一个充满着机遇的时光。

展开全文

(“天丰电子城”与临近建筑残址 —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81)

(“天丰电子城”与临近建筑残址 —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19)

十年后,电子商务早已成为网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线上线下二合一式购物平台星期取代式微的传统实体商城,伴随着市区内多家“京东之家”“苏宁小店”的开幕,久经沧桑的天丰电子城在今年正式关闭拆除;当下手机市场由Android与iOS主导,近乎一分为二;受埃洛普一系列失误决策影响,诺基亚的手机部门被微软所收购,如今了无生息,空留逐渐被世人遗忘的“Surface Phone“传说;而由原诺基亚员工成立的HMD Global公司在得到诺基亚品牌的授权后,推出一系列Android手机,在国内各大厂商厮杀的战场中寻求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诺基亚借HMD Global回归中国大陆的这两年多,我先后入手了Nokia 6第一代和Nokia 8,纵然前期HMD手机与市场上大众机型有一定差距,不过考虑到HMD Global羽翼未满,针对这两台手机的日常使用情况,我客观上较为满意。

伴随着HMD Global 获得“PureView 纯景”商业标示,搭载着五枚imx386传感器的原型机于去年诺记吧初次曝光时便博得众人眼球,引来各媒体的目光,曾经一度引来命名上的猜想,今年年初,HMD Global 正式推出这一令其引以为傲的旗舰级拍照手机 Nokia 9 PureView,在各大媒体的争议声中,我入手了这台手机,怀揣着对诺基亚的一片热忱,行走于福州城之中,留下一片片难忘的光影,守望着过去,期冀着未来。

7月29日-福州东站-

相逢又亦是别离,火车站总是引发着人们的无限遐想,它无言,却贯彻着一段段故事的始终、意味着一段段时代的兴衰,又触及了一种种可能的诞生,时代在发展,传统交通方式不断更新,那熙攘的过去已经成为了久远的回忆,空留建筑无言,于悄然间,见证着人间百态。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始建于1959年的福州东站坐落于在城市东北角的边缘地带,四面环丘陵,距福州站不到三公里路程。跨过兴建中的登云新城,一个不显眼的铁道口,一块斑驳的站牌,便表明了其身份,作为省内最大货运站的它静静地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昏。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974)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464)

阳光灿烂的下午,杂草丛生与崭新敞亮的铁轨相互交错,宛如模糊不清的城市疆界,新与旧夹杂并存,时代与情怀并兼,而停放在铁路间的货运车厢如若道墙,划分了铁道两端也划定了两种相互交错的生活方式,令城市的形象在这里变得暧昧起来。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716 ISO125)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3893)

一列二七型内燃机车顺着次位铁道缓慢驶来,站侧小镇的嘈杂声逐渐被轮机驱动声所掩蔽,“南局福段”铭文在红底车侧上格外引人注目,纵然人们的出行方式无时不刻地发生着更新,两点间通勤时间也无时不刻的在缩短,但这些慢悠悠的列车们仍然有如往日般记忆版,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在交错的铁路上,来来往往编织着生活,诠释着生活。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622 ISO100)

(系统原生背景虚化模式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金鸡山 x 金牛山福道-

离别福州东站,步行十余分钟便是金鸡山,当厚重的历史逐渐退去,倡导新设计理念的各式建筑逐渐兴起,这几年来,城区内两大步行区域“金鸡山”“金牛山(文林山)”经过数次翻新,根植于山体地形特色,立足于环境,对各区域进行重新设计,更体现了人与自然的相得益彰。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12)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8000)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243)

漫步于高处,周围青山环绕,脚下是林木花草,远方是高楼大厦。居高临下,览物之情油然而生,仿佛“人在城市上空行走”,又如走进了城市的怀抱。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行走于天地间,观景赏物,也正是一种悠然自在。当兴趣照进到生活的细节时,当情操转移在精神的享受时,这也正属于一种轻松与坦然。

(金鸡山观城区—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2000 ISO100)

(福道观城区 白日(19/08/04 08:43)—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1548)

(福道观城区 夜晚(19/07/29 21:17)—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2s ISO100)

夏季,黄昏已至,夜幕犹临之时,不妨来此散步,剩下两张照片为返回住处路上摄。

(闽江公园 — 直出原片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172)

(东二环泰禾 — 直出原片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50)

8月1日-泛船浦天主堂 x 苍霞基督堂-

快速发展的福州城中遗留下来的时代见证者们多少已经因为城市建设被夷为平地。而泛船浦天主堂是幸运的,重建于1932年的它,时至今日仍是福建最大的天主教堂,作为市内罕有的哥特式建筑,其拥有独特高耸的尖塔这一视觉特色。而传统式束柱与尖肋拱顶,也营造出修长感与轻盈感,呈现出绝佳的视觉效果和建筑效果。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走入泛船浦天主堂背面大门,教堂主体与神父楼最为引人注目,实际上神父楼最初并未位于此位置,十年前,藉由南江滨西大道建设,时任市政府对位于规划道路正中的神父楼进行整体旋转平移工程,耗时月余,将其整体平移80多米后,又逆时针旋转90度,令其面江而立,与教堂主体平行。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000 ISO100)

走进教堂主体,内部依然保持着传统教堂式风貌,古典庄重,灯火辉煌。左右并立十余根欧式立柱,堂顶呈拱形穹窿,缀以星辰。内设大小祭台,正中大祭台供奉主保玫瑰圣母,旁边小祭台从东到西分别供奉耶稣的养父若瑟、圣母玛利亚、圣女德兰。墙壁上的采光窗户镶着五彩玻璃,左右两边小祭台侧面的三局采光玻璃各雕刻一幅彩色教会圣人像。又有现代化直播显示屏点缀于各立柱间,一时间,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交相辉映,令人震撼。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s ISO100)

(Pixelmator Pro +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s ISO100)

与隔岸复建于1997年的基督教中洲堂遥遥相对的是苍霞基督堂,一新一旧,每至礼拜天,圣歌后庄严的主祷文必不可少,10时许,台江区上下杭岸侧总会响彻着古老的旋律,为厚重的历史感所浸润。

穿过充满机器轰鸣声的上下杭景区建设工地,轻推装饰艺术风格铁门,苍霞基督堂大体展现在眼前。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8000)

整座教堂,空灵的意境和垂直向上的形态,则是基督教精神内涵的最确切的表述。高而直、空灵、虚幻的形象,似乎直指上苍,启示人们正确认识自我,面对自我,奉献自我。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曝光时间1/8000)

岁月如歌,这些布满岁月痕迹的教堂正如文化公园一般,吸引了情侣,也吸引了剧组在此拍摄取景;平常也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来这里游玩或者拍摄婚纱照。在福州关于泛船浦教堂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如果在福州拥有爱情,那么,我们一定要去仓山看一眼那些老洋房。”

-中洲岛-

“这城的一边,有一条一英里宽的大河,河上有一座美丽的长桥,建筑在木筏上面,横跨河上。” —《马可波罗游记》

作为福州最出名的地标之一,中洲岛的身影几乎出现在关于福州的每部航拍短片中,但这类短片中关于中洲岛的镜头大多只有短短几秒钟的华美欧式风格建筑外表,而非内在。

(”中洲岛夜景”—使用DJI Mavic 2 Zoom 拍摄)

而真正来到岛内,才会发现外表光鲜下建筑细节上却早已破败不堪,曾经闪烁着迷人光束的灯带如今早已蒙尘,装饰艺术的楼顶如今沦为违章建筑的简陋支架,一些凌乱支起的棚屋旁是褪色的批发市场招牌。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在喧闹与寂静后,繁华与落寞间,命运多舛的中洲岛自2003年建成后便深陷于产权纠纷中,从筹建之初的“东方威尼斯”“亚洲首座步行主题岛屿”最终沦为“海峡服装批发城”“小商品、服装、窗帘批发市场”,经营模式的转变给中洲岛带来了短暂的繁荣,但很快却又归于沉寂,重新开发中洲岛的一系列传闻也无疾而终。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走入半开的门洞内,一楼早已被开辟为简单的窗帘和小商品批发市场,中午时分,整座建筑内部充满着炒菜的油烟味,多数店铺已经关门歇业,拥挤的编织袋间一把把半锈的铁锁尤其引人注目,纵然外面阳光灿烂,室内却显得无比拥挤昏暗。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走上早已切断电源的扶梯,踏过深嵌于梯节内难以清理的碎玻璃,开着手电筒,登上二楼与三楼,随着楼层的升高,环境并没有变得明朗起来,仍然充满萧瑟与晦暗。

(Pixelmator Pro +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4s ISO100)

(Pixelmator Pro +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4s ISO100)

四楼被灰泥墙砌了起来,无法继续向上,只得重新回到一楼,没有任何的标示说明这堵墙被垒起的意义,猜想应该是为了防止游人贸然前往楼顶导致危险事件的出现。

向下前往停车场兼开放型批发市场处,比起楼上的荒凉,楼底显得更具生气,商贩们摆出的商品集拢于行道两旁,向上望去,天井内投射出的光照入楼底,为这片区域注入一丝光彩。

(Pixelmator Pro +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s ISO100)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退出建筑,从闽江南岸遥望中洲岛,时间的流逝让这艘航船伤痕累累,显露出疲惫的姿态,细碎光影斑驳在江水中,缓缓流向未知的远方,命运多舛的中洲岛那抹迷茫的光影,无人知晓他的未来。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8月2日-文庙-

比起沉寂许久的中洲岛建筑,位于市中心的文庙更为幸运些。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1420)

出地铁南门兜站,直行数十米不到,便可看到文庙高大的牌坊。虽说这里距离市内三坊七巷景点距离不远,却少有游客前来,一面牌坊隔开外界喧扰世界,踏进内部,脚步回声一清二楚。

追溯文庙的历史,最早可到唐代年间。千百年风雨间数次的毁坏与重建让其得以注入各朝各代的特色,近年来也得到大量修缮。现存主体重修于清代咸丰年,为三进建筑群,内有外门埕、棂星门、泮池,左右回廊有月台、大成殿和后照壁,整体建筑大体沿袭明代宗庙建设传统,但局部更具工巧华丽。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进入大成殿,内部供奉着孔子及其弟子塑像,屋檐下悬挂有康乾二帝书写的牌匾。木梁发出的陈年气味更令文庙多了些许古朴气息。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s ISO100)

相对于泉州、漳州等地的文庙,福州文庙占地面积更小,但平日里无人的文庙却显得格外空旷。惟有到六月中高考季时,方人流如织,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传统文化习俗使然。如今,位于市中心的它自然也是于闹中取静了。

-金山寺-

说起金山寺,尾巴们更为熟知的应该是《白蛇传》中位于江苏镇江的“水漫金山寺”典故,相对于镇江金山寺而言,坐落于城郊地带三环高速辅路上的福州金山寺于日暮时分更显僻静。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无奈已经傍晚,前往金山寺的小渡轮已经停运,只得于岸边拍照一张以作留念,期待下一次前往。

归家路上夕阳灿烂。

(Pixelmator Photo 后期修图 - f/1.8)

(上一张的原片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8月3日-福州大学附属机械厂(现福大怡山创意园)-

十年前,这里仍是一片工业区,为了帮父亲照看工厂情况,我曾短居于此一段时间。

(直出原片 白平衡设置为“阴影” f/1.8 曝光时间1/200 ISO100)

依稀记着三元一份的煎饼摊,夏季无休止的蝉鸣,灯光下影绰的网球场,晚间时分的西禅寺的诵经声,天天拿着诺基亚5310XM玩“都市摩天楼”绰号“国宝”的风趣友善小工头…记忆里的机械厂是一片富有生机的地带。

2012年,环境改造,原有集聚此地的大中小企业被勒令搬离,原址改造为创意园。

旧工业厂房的建筑风格和历史人文痕迹夹杂于新建的钢骨落地玻璃窗间,错觉感油然而生。

(直出原片 白平衡设置为“阴影” f/1.8 自动模式)

如今, 煎饼摊犹在,只是一份要涨到十元,西禅寺外景仍复当年,机械厂也大体犹存,但曾经的工人们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不时来往的周围居民、青年情侣,原有厂房内部也多被改建为咖啡馆、私人独立工作室,下午时分,人烟稀少,和煦的阳光照射在厂房顶部瓦片上,四周很安静。不经意间点缀的绿植,让这些厂房建筑,多了几丝柔情,也多了几分温婉。

(直出原片 f/1.8 自动模式)

无意中看见一些因迁移成本原因被遗弃于此的机床设备被巧妙安置在草丛中、木架上,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望着这些锈迹斑斑的机器,赞叹改造者创意水平的同时也不由得唏嘘不已。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1/4 ISO100)

很遗憾,因整体环境拆迁改造,原有许多厂房被推平,剩下用作创意园的厂房寥寥,踏入先前自家的厂房区域,只看到一片空地,不禁有些伤怀。

-东街小巷-

回到市中心,前往福州著名的“三坊七巷”景区,作为"五A"级景区,它自然多为人知,避开弥漫着商业气息的拥挤主干道,不妨进入小巷内细品,寻得片刻安宁。

(为了保护眼睛,采用Pixelmator Pro修正原图 f/1.8 曝光时间8s ISO100)

步行经行黄巷,这一源于晋代的建筑群因这名字与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入闽的历史故事而多名声在外,这一以八姓入闽始祖晋安郡守黄姓为命名的巷落在历史上也曾有黄璞、郭伯荫、陈寿祺等知名文人居住。

( 此张手持拍摄,较抖 f/1.8 曝光时间1s ISO100)

转至塔巷,牌坊上对联“六子登科理学融天地;双梅探屋修文烛古今”引人注目,今年福州市高中第三次市质检也正以这牌坊为题进行传统汉语言考察,相信有不少考生仍对这道题目记忆犹新。

藉由防抖原因,难以拍摄清楚巷门口牌坊文字,只得前往巷内中段,于无人之处支起稳定器,按下快门。

(直出原片 f/1.8 曝光时间4s ISO100)

夜色渐浓,巷内行人更为寥寥,代了老式宫灯的新式红灯笼依然放着亘古不变的光线,但照耀着的事物早已又是另一番模样,纵然仍有不舍,但考虑到时间问题,我的旅程暂告一段落。

穿梭在老记忆与新时光之间,游走于故地,声声快门,记录下错综复杂的一抹抹光影,混淆了十年间光阴,顷刻之间,便是永恒。

而Nokia 9 PureView也如那许久未见的故人,上手时分,仍有些不适应感,带着它穿行于福州市内的这几天令我对其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相对于曾经的老诺基亚,由HMD Global发布的一系列诺基亚品牌手机也正拥有它们别具一格之处。

如今的诺基亚手机,当年“不跟随”的锐气不减,更多了一份柔情,纵然他人有着性价比低、功能不齐全、系统简陋等种种批判声,但这部以”PureView”为名主打拍照的手机,相对于之前的Nokia 6第一代、Nokia 8而言更令我眼前一亮。

手持着Nokia 9 PureView,随地走走,五枚“抓住每一丝细节”的摄像头所记录下的一段段时光,一片片记忆,这便是我心中最美好的福州。

一座城市,一个故事分享你与城市的摄影故事,由此 开启活动截止时间:2019 年 8 月 18 日